快捷搜索:  

蹲点村庄看巨变:护一江碧水,渔民上岸路更宽

“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际涯;朝晖夕阴,气象万千”。烟波浩渺的(de)洞庭湖,因范仲淹千古名篇《岳阳楼记》的(de)记述,美了千年。

推窗望湖,刘静用手机拍摄洞庭湖边的(de)一个寻常早晨:天边绚烂的(de)朝霞,与一湖碧水邂逅,宛若仙境。这条10多秒钟的(de)短视(shi)频(pin)一发布,就引来了许多网友的(de)关注。

“与前几年相比,如今的(de)洞庭湖越来越美了。”刘静说,变美的(de)不只是(shi)洞庭湖,还有退捕渔民的(de)新生活,“我(wo)们(men)把生态养殖的(de)翘嘴鱼加工成风干鱼,然后在网上直播带货。去年,我(wo)在短视(shi)频(pin)平台上的(de)销售额有30多万元。”

刘静的(de)家在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钱粮湖镇六门闸社区生态渔村,地处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内。

悠悠长江水,南连洞庭湖。位于长江中游的(de)洞庭湖,被称为“长江之肾”。2018年4月,习近平总书记走进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巡护监测站,察看实时监测系统。总书记强调:“修复长江生态环境,是(shi)新时代赋予我(wo)们(men)的(de)艰巨任务,也是(shi)人(ren)民群众的(de)热切期盼。”“绝不容许长江生态环境在我(wo)们(men)这一代人(ren)手上继续恶化下去,一定要给子孙后代留下一条清洁美丽的(de)万里长江!”

“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”。为了恢复母亲河的(de)生态,2020年1月1日起,长江流域的(de)332个自然保护区和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;2021年1月1日起,长江流域重点水域“十年禁渔”全面启动……

刘静的(de)父母、姑姑姑父以及堂弟两口子曾经都是(shi)渔民。随着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补偿制度的(de)实施,六门闸社区76户152名渔民于2019年底全部退捕上岸。

完善配套政策、开展技能培训、发展风干鱼产业……随着当地一系列举措出台,六门闸社区上岸渔民户均收入由2019年的(de)2.5万元增至2021年的(de)6万元。日前,记者走进洞庭湖畔,探访六门闸社区退捕渔民上岸后的(de)新生活。

“洞庭湖是(shi)我(wo)们(men)的(de)栖身之所,也是(shi)谋生之地。前些年湖里的(de)鱼变少、变小了,大家都知道,长江禁渔是(shi)对(dui)的(de)”

架起三脚架,打开摄像头,调好(hao)补光灯……刘静手捧铺满风干鱼的(de)竹簸箕,与父亲刘平一同出镜,在短视(shi)频(pin)平台上开始直播带货。父女俩声情并茂,几分钟内便吸引了数百名网友观看。

“在洞庭湖上撑船摇橹大半辈子,哪会想到有一天当上主播、干上电商。”刘平笑道。

将渔网一寸寸整理好(hao),挽在左手臂弯,右手捻住渔网下端,再朝着顺时针方向用力一撒,渔网画出漂亮圆弧,扑进洞庭湖里……如今,这样撒网捕鱼的(de)场景,偶尔还会出现在刘平的(de)梦里。

刘平的(de)父母生育了4个孩子,到刘平这一辈又生育了6个。一家三代人(ren)中,6人(ren)是(shi)建(jian)档立卡渔民。刘平的(de)妹妹刘淑珍最早当起渔民。1990年,20岁出头的(de)她(ta),嫁给渔民汪武军,开始用渔网编织一家人(ren)的(de)捕鱼生活。

刘平不愿再过父母一辈的(de)渔民生活,想趁着年轻搏一搏,成为六门闸一带首批养蝌蚪、牛蛙的(de)人(ren)。他(ta)还在洞庭湖边一处洼地上垒起泥瓦房,想就此安家。然而,1996年夏天的(de)一场暴雨,击碎了他(ta)的(de)梦想,“房子塌了,家里的(de)东西一件都没抢出来。养殖的(de)蝌蚪、牛蛙也全死了。”刘平说,没办法,还得上船当渔民。

弟弟刘青转型成功。1966年出生的(de)刘青,流转土地种过田,后来做起化肥农药买卖。不过他(ta)的(de)儿子刘威仍当了渔民。

长江“十年禁渔”实施前,六门闸社区每年都有渔民洗脚上岸、自谋出路。促使渔民主动转行的(de)原因在于:洞庭湖上的(de)小气候复杂多变,让捕鱼的(de)日子充满危险和艰辛,还时常面临捕不到鱼、挣不到钱的(de)困境。

“从2002年开始,洞庭湖实行3个月的(de)春季禁渔(2016年起延长至4个月)。每当6月30日禁渔期结束,大家就铆足了劲地捕,都想趁着这时候大赚一笔。”刘平说,因为过度捕捞,收成一年不如一年,“2018年,除掉开支,我(wo)家的(de)捕鱼收入只有一两万元。”

过度捕捞等活动,给长江生态带来严重破坏。一段时间(shijian)内,长江水域珍稀特有物种持续衰退,经济鱼类资源量接近枯竭。长江禁渔,关乎长江水生生物多样性,“是(shi)为全局计、为子孙谋的(de)重要决策”。

转产先安居。2013年6月,住房和城乡建(jian)设(she)部等4部门印发的(de)《关于实施以船为家渔民上岸安居工程的(de)指导意见》提出,“力争用3年时间(shijian)实现以船为家渔民上岸安居”。岳阳市统筹资金4800万元,在六门闸社区为以船为家渔民修建(jian)了占地面积120亩的(de)生态渔村,工程于2015年4月竣工,刘平一家搬进了窗明几净的(de)三层小楼。

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“率先在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实现全面禁捕”,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“建(jian)立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补偿制度”,据此,2019年1月,农业农村部、财政部、人(ren)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印发《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和建(jian)立补偿制度实施方案》,其中要求“2019年底以前,完成水生生物保护区渔民退捕,率先实行全面禁捕,今后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”。

六门闸社区紧邻的(de)这片洞庭湖水域,地处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实验区内,渔民须在2019年底前退捕。

宣传单发到刘平手里,他(ta)沉默了。跟随父母生活的(de)刘静,读出老渔民的(de)不舍。她(ta)开解父亲:“您之前也曾想过洗脚上岸,现在国家帮着找出路,为啥不上岸?”

“为了确保渔民‘退得出’,我(wo)们(men)根据上级政策制定的(de)退捕渔民就业转产帮扶方案,全力保障他(ta)们(men)的(de)切身利益和实际需求。”君山区渔政管理站站长戴四新说,例如,对(dui)回收的(de)渔船网具折旧评估时,充分考量其在购置当年的(de)价值;将退捕渔民家人(ren)一并纳入帮扶对(dui)象。

“洞庭湖是(shi)我(wo)们(men)的(de)栖身之所,也是(shi)谋生之地。前些年湖里的(de)鱼变少、变小了,大家都知道,长江禁渔是(shi)对(dui)的(de)。”刘平足足想了两天,最终思想通了。

2019年12月,六门闸社区核定退捕渔民76户、152人(ren),登记渔民家庭人(ren)口254人(ren),实现建(jian)档立卡。同时,为542艘退捕渔船建(jian)立档案,准确记录船舶证书编号、渔船类型、捕捞区域和网具情况等。当月月底前,六门闸社区退捕全部完成,不漏一户一人(ren)一船。截至2020年底,长江流域共计核定11.1万艘渔船、23.1万名渔民退捕上岸。

即便已退捕,不少渔民仍顾虑重重,最大的(de)压力来自生计。捕鱼30多年的(de)刘淑珍时常想:“除了捕鱼,啥都不会。上岸后干什么呢?”

“在家门口端起新饭碗,又是(shi)干起来得心应手的(de)活,再也没有‘上岸后干什么’的(de)迷茫焦虑”

2020年初的(de)一天,刘淑珍坐在家中,手机短信铃声突然响了。一看,原来是(shi)第一笔渔船网具回收补偿款4.5万元到账,心中一阵欢喜,“没想到这么快!”

按照退捕政策规定,接下来,她(ta)的(de)银行账户里,还将收到四五万元补偿款。除此之外,从当月往后3年,她(ta)和丈夫汪武军每人(ren)每年还能获得2400元过渡期生活补助。

补偿补助款虽然不少,但总不能坐吃山空。短暂兴奋过后,正当刘淑珍又一次陷入“上岸后干什么”的(de)迷茫焦虑时,带着一张退捕就业意向摸底登记表,社区干部领着在钱粮湖镇开展就业帮扶的(de)干部唐泽华上了门。

“想自己当老板吗?”

“年轻时就曾吃过‘当老板’的(de)亏,现在就算你(ni)再借我(wo)一个胆,我(wo)也不敢。”刘淑珍说。原来,10多年前,刘淑珍夫妻俩拿着辛苦攒下的(de)20万元钱,承包一个200多亩的(de)鱼池养鱼,由于养殖技术不过硬,折了本。

“那就进城务工吧,不用投钱,只要出力。”

“可是(shi),我(wo)50多岁了,哪有合适的(de)工作?”刘淑珍犹豫着。

“我(wo)帮您联系,先去看看。”

没过多久,唐泽华开车带着刘淑珍,来到离社区40公里远的(de)工业园区参观。这里有多家企业(qiye)在招工,有的(de)做熟食加工,有的(de)做手工,经过简单培训就能上手,月工资3000元到4000元不等。

“虽然简单易学、收入不低,但是(shi)受约束、不自在,离家又远,很难适应。”刘淑珍对(dui)流水线岗位的(de)了解越深入,就越觉得自己干不来,心情沮丧。

“没关系,大姐,您的(de)基本诉求我(wo)掌握了。我(wo)们(men)再想办法!”唐泽华说。

刘淑珍的(de)第一次求职就这样结束了。和她(ta)一样,不少退捕渔民习惯相对(dui)自由的(de)劳作方式,让他(ta)们(men)在短时间(shijian)内转变为组织纪律性强的(de)工厂员工,有一定的(de)困难。

“转产就业问题看似简单,实则讲究方法,必须因人(ren)施策。”当时负责这项工作的(de)君山区人(ren)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干部杨光贵说,“我(wo)们(men)前期对(dui)接的(de)就业岗位,主要是(shi)为了保障渔民上岸的(de)生计问题,解除他(ta)们(men)的(de)燃眉之急。从长远看,只有立足本地自然禀赋和优势(youshi)产业,尊重退捕渔民过去的(de)劳作方式、生活习惯,加强技能培训,才能确保转产‘稳得住’。”

进一步梳理六门闸社区退捕渔民的(de)诉求后,当地对(dui)他(ta)们(men)的(de)转产引导更加有的(de)放矢。

“钱粮湖镇水源丰富、排灌自如,水产养殖是(shi)当地传统优势(youshi)产业,尤其是(shi)稻虾种养,这几年逐渐发展成为本地农业支柱产业,用工需求量逐年增加。而渔民一辈子跟水相伴,对(dui)鱼虾等水产品(chanpin)有着割舍不下的(de)情愫,又有着懂鱼懂虾的(de)技能优势(youshi)。”杨光贵说,君山区决定加大水产养殖技能培训力度,组织有意向的(de)退捕渔民参训。

从唐泽华那里得知培训消息,刘淑珍两口子立马报了名。

2020年8月,培训班在六门闸社区开班。社区居委会3楼会议室里,满满当当坐了60人(ren),刘淑珍一眼就看到了侄儿刘威。

和姑妈奔着务工来参训不同,出生于1990年的(de)刘威闯劲足,学习能力强,他(ta)打算学好(hao)稻虾养殖技术后,投一笔钱,大干一场。

培训班上,来自隔壁华容县和湖北省潜江市的(de)水产养殖专家给大伙儿进行了系统授课,教授内容包括鱼虾密度、水质、氧含量、疫病防控等关键环节。这些专业术语,刘淑珍还是(shi)头一回听到,也终于搞清楚自己10多年前养鱼失败的(de)原因:放养密度太大,水里氧气不够,以至于大量鱼儿缺氧致死。

专家讲述的(de)淡水养殖前景,也给刘威以信心:“我(wo)们(men)钱粮湖镇是(shi)龙虾特色小镇,每年都在六门闸社区举办龙虾美食节。发展稻虾,天时地利人(ren)和,干好(hao)了肯定能挣钱。”

为期7天的(de)培训,姑侄俩都收获满满。

培训结束后没多久,刘淑珍接到刘威的(de)电话(dianhua):“姑妈,我(wo)流转了100多亩水田,您和姑父来搭把手吧。”

挖沟、装网、管水……当年10月,刘淑珍两口子应邀而来,将学到的(de)养殖技术用起来。

“每年4月到8月,我(wo)们(men)两口子就在稻虾田里忙活,每人(ren)每月收入5000元。”刘淑珍说,“在家门口端起新饭碗,又是(shi)干起来得心应手的(de)活,再也没有‘上岸后干什么’的(de)迷茫焦虑。”

水产养殖技术培训每年都在开展,六门闸社区15户渔民借此投身小龙虾产业等。目前,社区共有2600多亩水稻田,除了近700亩种植双季稻以外,其余1920亩全是(shi)稻虾田。2021年,六门闸社区小龙虾销售额达到600万元,刘威赚了20余万元。

“靠湖吃湖,如今换了个吃法。日子越来越好(hao),让乡亲们(men)切身体会到:生态本身就是(shi)经济,保护生态,生态就会回馈你(ni)”

刘家上岸渔民中,刘平会制作风干鱼,早在2013年,他(ta)就和妻子熊玉兰在生态渔村的(de)美食街上购置铺面,开办起风干鱼制作小作坊。

刮掉鱼鳞,沿背部切开,除腮破肚,摊平抹盐,渍出水分,洗刷浸泡,自然风干……六门闸部分渔民制作出来的(de)风干鱼,只需用菜籽油一煎,再辅以几味简单调料,就成了一道美味佳肴,吸引许多外乡人(ren)慕名而来。

“渔民制作风干鱼的(de)初衷是(shi)为了更好(hao)地储存容易变质的(de)新鲜鱼,没想到成了大家喜欢的(de)一道美味。”刘平说,禁捕前,他(ta)们(men)一边卖捕捞上来的(de)新鲜鱼,一边把未能及时售出的(de)新鲜鱼制成风干鱼卖。

如今禁捕了,刘平制作风干鱼的(de)鱼从哪里来?

随刘平步入六门闸社区生态渔村以南11公里的(de)龚德法绿色循环养殖基地,只见溶氧池内水流激荡起伏,鱼儿活蹦乱跳。龚德法是(shi)刘平的(de)外甥女婿,过去在洞庭湖投放网箱养殖。随着洞庭湖区养殖环境整治专项行动的(de)展开,养殖网箱被拆除后,他(ta)参加了社区组织的(de)池塘内循环流水养殖技术培训,如今经营着水域面积30亩的(de)鱼塘,年产生态养殖翘嘴鱼约6万斤,其中1万斤供刘平生产加工风干鱼。

君山区六门闸风干鱼协会也在帮加工户们(men)想办法。“渔民们(men)当做副业的(de)风干鱼加工,被君山区列为重点扶持的(de)乡村产业。”六门闸社区党总支书记、居委会主任杨健介绍,2018年,在君山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牵头指导下,包括刘平在内的(de)40户加工户联合成立了君山区六门闸风干鱼协会,杨健被推选为秘书长。“协会的(de)日常工作,就是(shi)引导会员有序经营、抱团发展,并为他(ta)们(men)排忧解难。”

2020年4月,杨健叫上刘平等加工户一道来到岳阳市规模最大的(de)农产品(chanpin)交易市场。他(ta)们(men)反复询价、货比三家,最终确定了一家采用生态养殖、检验报告完备的(de)供货商。翘嘴鱼、鳜鱼、刁子鱼、鲫鱼……这些洞庭湖常见的(de)鱼,在这里都能买到“养殖款”。

“鱼很新鲜,品相不错。”刘平跟鱼打交道多年,一打眼就知道品质。打动他(ta)的(de)还有价格,“我(wo)们(men)单枪匹马去谈,价格肯定降不下来。通过协会去沟通,供货商才愿意薄利多销,给我(wo)们(men)让利20%。”

然而,没了“洞庭湖野生鱼”这块招牌,养殖鱼做成的(de)风干鱼,还能擦亮品牌吗?

喜讯又一次传来。2020年10月,“钱粮湖六门闸风干鱼(翘嘴鱼干鱼)”获得地理标志证明商标。

面对(dui)这张亮丽名片,刘平信心倍增,一系列想法从他(ta)的(de)脑海变成现实:添置一大一小两台冰柜,放在前厅展示(zhanshi)产品(chanpin);在里屋新建(jian)一个100平方米的(de)冷库,用于保存新鲜鱼和风干鱼;请来四五个行家里手当帮工,扩大生产规模……

听闻姐夫要招工,刘平的(de)小舅子、退捕渔民熊书文立马登了门。深谙风干鱼制作工艺流程的(de)他(ta),如今在店里把控着风干鱼制作品质。

目前,在六门闸社区经营风干鱼加工的(de)退捕渔民共有8户,同时带动当地50多名退捕渔民就业。据六门闸风干鱼协会统计,2021年风干鱼销售额为1.8亿元,比2019年增长40%。

“壮大风干鱼加工业,前提是(shi)生态保护优先。”杨健说,风干鱼加工快速发展,伴随而来的(de)是(shi)鱼内脏等厨余垃圾和生产污水排放量大幅增加,解决排污问题刻不容缓。

从2018年起,六门闸社区筹措资金,安排4名保洁员,挨家挨户收集废弃的(de)鱼内脏,并及时清运到镇上的(de)垃圾转运站。2020年,君山区筹措400多万元资金,在六门闸社区建(jian)设(she)了日处理量为160立方米的(de)污水处理设(she)备。

与此同时,洞庭湖内外一系列环境整治也在持续推进:湖里的(de)养殖网箱被清理,沿湖岸线1000米范围内不再允许规模养殖畜禽,所有砂石码头和堆场被拆除……

环境变美游客来。君山区乘势推出“春季踏青、夏季观湖、秋季赏苇、冬季观鸟”的(de)全域全季特色旅游品牌。以此为契机,六门闸社区打造了一条长1.6公里的(de)晒鱼长廊:上百个竹簸箕整齐排列,每个竹簸箕中的(de)鱼按照花瓣状有序摆放。阳光下,晒鱼长廊宛如萦绕在洞庭湖畔的(de)银丝带,吸引游客驻足拍照。2021年,六门闸社区接待游客量达5.8万人(ren)次。

“靠湖吃湖,如今换了个吃法。日子越来越好(hao),让乡亲们(men)切身体会到:生态本身就是(shi)经济,保护生态,生态就会回馈你(ni)。”刘静说,过去人(ren)们(men)来这里主要是(shi)为了吃湖鲜,现在很多都是(shi)奔着风景而来,家里的(de)生意比从前更好(hao)了。父亲也不再为生计发愁,还主动参加了护鱼巡逻队(dui)。

来自湖南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的(de)数据显示,2021年监测到洞庭湖水域的(de)水生生物种类较2018年增加了近30种,达到60多种。近30年在洞庭湖难觅踪迹的(de)胭脂鱼、鳤鱼等,又重新出现在人(ren)们(men)视(shi)野中。

本报记者 王云娜 【编辑:房家梁】

妈妈浙大读博成儿子“学妹”:有梦想啥时出发都不晚

“小粉红”还是(shi)“躺平一代”?中国当代青年呈现多色光谱

吉林“Z世代”森林消防员:练就山里通、铁脚板、活地图

电影《万里归途》全国多地点映 还原外交官撤侨幕后故事

成都世乒赛开赛在即 哪支队(dui)伍将给国乒带来挑战

有聊丨出道十年后,袁娅维说她(ta)自己就是(shi)标签

韩外长因总统英美加之行空手而归遭遇罢免案 尹锡悦回应了

国际奥委会公布新视(shi)觉识别系统 预计巴黎奥运前完成

贝佐斯前妻申请离婚:身家2081亿 第二任丈夫是(shi)老师

一家五代人(ren)的(de)88年接力:守护无名红军烈士墓

【十年经略】中国经济如何构建(jian)“双循环”?

岐山臊子面:咥一碗“神来之食” 品千年酸辣之韵

4亿多年前这5种鱼拨开“从鱼到人(ren)”关键演化的(de)重重迷雾

主帅蔡斌评中日女排之战:团结向上敢于亮剑

二级、三级公立医院启动“国考”

给43名未成年人(ren)文身,老板该向社会道歉吗?

谁动了北溪天然气管道?俄称拜登“有义务”给出回答

10月新规来了!事关身份证、车子、电子烟

中央一号文件,渔民,风干,君山区,放养密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516人留言! 共有:51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